从温州出发,铁四院递出“市域铁路”名片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刘新红  时间:2019-01-23 【字体:

1月23日,铁四院设计的温州市域铁路S1线正式载客试运营,成为全国首条时速超过120公里(交流电制式)、公交化运营的市域铁路。

对温州来说,温州市域S1线,创造了百姓出行新速度、经济发展新动力,对四院来说,这条线路让他们又拥有了一项“全国首创”。

“我国具有创新性及先行先试意义的轨道交通项目”“国家战略新兴产业示范工程”“全国首批新建市域铁路的试点项目”——身披众多重量级标签,温州市域S1线背后,又有哪些了不起的故事?

市域铁路“示范生”,为什么是温州?

为什么温州成为市域铁路这种新交通的先试先行者?归纳起来有三个原因。一是温州城的特点,二是温州人的气质,三是温州和四院确认了眼神,遇到了对的人。  

浙江温州,“七山二水一分田”,山水分隔、土地稀少、海相冲积,块状经济、组团式发展明显。

而敢为天下先、特别能创业的温州人,是一个懂得无中生有,乐于使用合力的群体。他们在创造价值的同时,也创造了生机勃勃的形式。

在铁四院设计的国内首条中外合资地方铁路金温铁路建设中,温州人开创了铁路投融资改革先声,而今又率先在国内探索市域铁路。

基于拉开城市框架、支撑“三主二辅九组团”的城市总体布局发展目标、推动温州大都市区的发展等角度考虑,温州市提出优先发展市域铁路。

当温州人再次将创新的目光锁定市域铁路时,他们再次遇到了四院人。

市域铁路“首创者”,为什么是四院?

为什么温州选择了四院?也有三方面原因。一是铁四院早有研究和储备。二是四院人表达了扎根温州的决心。三是一流企业做标准。铁四院是市域铁路标准的制定者。

早有储备。铁四院作为轨道交通领域的领军企业之一,在进军新型轨道交通领域的道路上敢为人先。

2009年,上海市政府与原铁道部达成利用金山铁路开行市郊铁路的协议,铁四院开始方案研究。金山支线全长56公里,设计时速160公里。通过对既有线路、车站设施进行改造,在金山新城与中心城区间开行高密度、超便捷的快速客车,以加强上海金山区与中心城区之间的交通联系,完善城市轨道交通布局,满足通勤旅客出行需求。

作为中国内地首例探索利用铁路既有设施实施铁路公交化运营的轨道交通项目,金山支线在保持既有货运的前提下,采用一站直达和站站停两种模式运行。金山支线的建成,使铁四院在新型轨道交通探索的路上迈出了重要一步。

2010年,市域铁路发展迎来质的飞跃。

这一年,温州市提出了温州大都市区一体化、组团化发展的“大温州”构想,城镇组团需要一种长距离、高速、大容量的轨道交通连接,并通过交通方式的优先发展,进一步引导、带动城市产业发展的理念。

与市委主要领导座谈中,中国市域铁路设计专家、铁四院副总工程师何志工提出一种新的轨道交通方式——市郊铁路(最初还不叫“市域铁路”),解决温州市沿江沿海、绕大罗山组团式城市空间布局发展要求,以市域铁路连接城市组团,用以线串珠的方式进行沿线城镇TOD发展。

同年,国家发改委委托铁四院完成了我国第一份市域铁路专题研究报告。

扎根温州。2012年8月,铁四院与温州铁投集团签署了《温州市域铁路勘察设计合同》,并举行铁四院温州分公司成立庆典。此举意味着四院正式扎根温州属地发展。 年5月,铁四院党委书记雷佳民带队前往温州等地轨道交通项目开展设计回访,与温州市领导以及有关部门举行会谈。在温州项目部与员工座谈时,他从正确处理经营与生产、创新与协作、内控与后勤、党群工作与促进生产四个方面的关系对现场工作提出了要求。

一流的企业做标准。2013年,铁四院编写完成《市域轨道交通设计暂行规定》企业标准。2016年,铁四院将“市域铁路”立为六大核心品牌之一。2017年,在北京举办的“中国市域铁路发展论坛”上,发布了由铁四院主编的我国铁道行业首部团体标准——《市域铁路设计规范》。

期间,2017年6月,国家发改委联合住建部、交通部、国家铁路局和中国铁路总公司发布了《关于促进市域(郊)铁路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应统筹规划、有序推进市域(郊)铁路的发展,国内市域铁路迎来了快速发展期。

这一年,国家发改委批准的第一批市(郊)铁路示范项目中,“温州S1线一期工程”和“虹桥机场至浦东机场”均由铁四院负责设计工作。

制式模式创新,S1线的“样本性”体现在哪里?

S1线全长约53.5公里,总投资186.0683亿元,此次试运营范围为S1线一期工程(西段)桐岭站至奥体中心站,共12个站点,全长34公里。

S1线是全国首条制式模式创新的轨道交通线路,也是温州首条轨道交通线路,串联温州南站、瓯海中心区、中心城区、龙湾中心区、永强机场和灵昆半岛等重要城市节点,成为构建未来温州大都市核心区两大中心的快速联系通道。

市域铁路到底和地铁、轻轨有哪些差别?铁四院副总工程师、温州S1线项目经理周宇冠介绍,地铁和轻轨主要在中心城区通行,出行距离一般在50公里内;市域铁路是为中心城区与外围城镇组团之间提供快速、大容量、公交化服务的新型交通方式,出行距离一般在50至100公里左右;城际铁路则是两个或以上城市之间的铁路。

2011年铁四院在国内首次提出了介于地铁和国铁之间的“市域铁路”概念,它吸纳了轨道交通和高铁的优点,市域动车组以高速动车组技术平台为基础,同时借鉴城市轨道交通成熟经验,具备快速起停、持续高速、大载客量的特点。

从旅客直观感受而言,跑相同的距离市域铁路更快。记者从温州惠民路坐到奥体中心站,一共5站16公里,用时16分钟。

周宇冠解释,这是因为地铁采用直流供电方式,最高设计时速在80至100公里之间,但温州市域线采用交流制式供电,最高时速可达120公里。“旅客感受到的实际旅行速度要比设计时速低很多,地铁约在30到35公里左右,市域铁路约在50至60公里之间。”

从温州始发,形成“一核六心”发展格局

2018年,铁四院线站处专门成立市域所。依托四院方针政策和集体智慧,辟土开疆,遍地开花,已形成“一核六心”的市域铁路发展格局,即武汉总部为核心,以温州、台州、上海、南京、滁州、清远六地为中心,相继开展了18个项目总长近900公里的市域铁路项目勘察设计工作。

在温州,S1线即将载客运营,S2线正在开展设计服务。2018年,铁四院中标温州市地铁网建设规划研究,同年,温州市铁投集团又委托铁四院开展S3线工可研究。

紧随温州步伐,长约52公里的台州S1线一期工程已于2018年7月全面开工建设,作为国内首条采用PPP模式实施的市域铁路项目,被国家财政部列入第四批全国示范项目。

在南京,宁扬快速轨道交通全长58.8公里,是打破长江天堑串联南京、仪征、扬州三地的市域铁路。

在滁州,2018年12月30日,具有市域特色的跨省城际铁路——滁宁城际已经开工;在清远,我国首条中低速磁悬浮旅游专线——清远磁浮2017年12月开工建设,预计2019年10月开通运营。

而在上海,铁四院正在建设一条模式再创新的市域铁路——上海机场快线。这是铁四院在上海地区承揽的第一条总体设计的大型轨道交通项目,也是我国第一条实现与国铁共线运营的市域铁路。

一个火种,渐成燎原之势,需要多久?

一个潜在的市场,点火、添柴,成为企业新的经济增长点,又需要多久?

从零起步,一批批四院人奔赴温州、台州、滁州、南京,清远、上海,与“市域铁路”这个新生事物一起经历风雨,走向成熟。

今天,人们看到温州S1线建成、运营,热闹喜庆。然而,在它的背后,无论是四院市域铁路市场的发展,还是个人在市域项目中的历练,从来不是云淡风轻一蹴而就,而是一个持续而漫长的努力中从量变到质变的积攒。

看到这个过程,才能真正走近“成长”的核心。

当年,在与温州项目部人员座谈时,铁四院董事长、院长蒋再秋用铁四院上个世纪勇敢承接广深准高速项目,从而为高速铁路研究和设计开创先河的事例,为温州市域铁路项目部加油鼓劲。他说:“新事物的成长,必然要经过反反复复地争论、纠偏,大家要沉得住气,耐得住烦,开拓思路,共创精品。希望温州市域铁路能像广深准高速一样,成为我院新的开山之作!”

如今,当年的愿望正一步步变为现实。